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不是温柔人 却为你做尽温柔事

时间:2020-10-21来源:鬼故事大全网

 有酒有故事  零点零一见

  ▼

  20181114 | No.431

  今晚守夜人:小五

  贩卖故事人:冬籽

  故事坐标地:郑州

  故事坐标地:尘宴

  这是小酒馆的第四百三十一个故事

  清晨,渐渐苏醒的街道,车声人声交汇成曲韵,成为每个周末的专属起床曲。这可是“马路贵族”才能享受到的待遇。

  每次鹿勋比冬籽早醒,都会说:“来,抱一下,我待会要先起来上班咯。”冬籽扭了扭身子,钻进鹿勋的怀抱,整个人像无尾熊一样趴在鹿勋身上。

  临出门前,鹿勋轻推房门,在冬籽的额上印上一吻。

  不知何时起,拥抱和亲吻,成为了两人起床前和出门前的默认仪式。很多默契和习惯,都是在日积月累的相处中慢慢形成的。

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lign: baseline; border-left-width: 0px;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Chapter 1.

  冬籽和鹿勋住在靠近大马路的老居民房二楼。搬进来的时候,鹿勋对冬籽说:“我们是人住在马路边,心中向往富贵族的人,美其名曰--马路贵族。”

  冬籽极度配合地说:“对!我们就是马路贵族。”

  “以前是小巷租民,现在是马路贵族,接下来再努力努力,咱就是别墅王族了。”鹿勋说着,开始收拾屋子。

  “对!我们的终极目标是别墅王族。冲啊!”冬籽边说着话,边冲进厕所去拿拖地桶,协助鹿勋进行卫生大扫除。

  鹿勋被逗笑了说:“厕所地面滑,你慢点!”

  在一起的第五年,他们拿出共同攒下的存款,又跟亲朋好友借了一些,东拼西凑的买下了这套不足80平的二手房。

  房子并非是朱楼碧瓦,但他们却感到很满足,因为这是真正属于他们的小窝。房子华丽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住在一起。

  Chapter 2.

  当初冬籽和鹿勋在一起,很多人都不理解。鹿勋没房没车没有存款,工作也不稳定,单论物质条件来看,不像是一个可以给冬籽安稳幸福的人。

石家庄什么医院看癫痫5px 宋体,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 none transparent scroll repeat 0% 0%; border-top-width: 0px; border-bottom-width: 0px; color: rgb(102,102,102); vertical-align: baseline; border-left-width: 0px;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但冬籽还是毅然选择了鹿勋。

  冬籽和鹿勋是通过朋友介绍认识的。鹿勋对冬籽一见钟情,没过多久便展开了疯狂的追求攻势。每天定时给冬籽打电话,三天两头跟冬籽表白,各种甜言蜜语说给冬籽听。

  鹿勋说,他喜欢冬籽的清纯,坦率,希望冬籽做他的女朋友。但刚认识不久,冬籽心里没底,虽然对鹿勋有好感,但也没有马上答应。

  谁知鹿勋没过多久,就说家里出了点事,想跟冬籽借2000缓缓。

  冬籽当时一头雾水,心想:这家伙该不会骗色不成,要来骗财吧?不过按常理想,要不是真遇上什么难事,也不会开口跟认识不久的女孩借钱。借就借吧,说不定还能借此看清鹿勋的真面目然后及时止损。反正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如此。

  后来冬籽再提起这事时,鹿勋煞有其事地说:“我本来当时也想携款而逃的,但想了想2000太少了,待我携笔巨款后再走。”

  “还想携巨款再走?你好大贼胆!”冬籽咬牙切齿,做出要掐鹿勋的手势。

  “我这不改邪归正了吗?能让你成为我的女朋友,比巨款这事更吸引我。”

  乍见之欢容易,久处不厌才难。鹿勋如此幽默风趣,实在让人讨厌不起来。他不仅经常逗得冬籽眉开眼笑,还善于给平淡的生活增添小趣味。

  Chapter 3.

  杭州看癫痫病正规医院ding-left: 0px; outline-width: 0px; padding-right: 0px; background: none transparent scroll repeat 0% 0%; border-top-width: 0px; border-bottom-width: 0px; vertical-align: baseline; border-left-width: 0px; padding-top: 0px">周国平说:爱的错觉容易让你忽略了一样,最现实的一样,那便是与他真实相守一辈子,那些平平淡淡岁月里,柴米油盐的琐碎;那些风霜雪雨来临时,生命要承受的刀光剑影。对这些,你没有想过,或许你想过,却只是轻描淡写的以为那很简单。

  虽然浸泡在爱的蜜罐里,但冬籽并没有出现这种错觉。因为她知道,爱不是单一的甜蜜,而是五味俱全的喜忧参半。

  鹿勋对冬籽很好,但也有“踩雷”的时刻。有一回啊,他在房间里抽烟,搞得整个房间都乌烟瘴气的。冬籽有过敏性鼻炎,一进门就被熏得喷嚏狂打,呼吸不畅,忍不住对鹿勋一顿臭骂。鹿勋心里不舒服,回吼了一句:“受不了你就走啊!”

  这一吼把冬籽的眼泪吼出来了。冬籽没再说话,转身打开衣柜,开始收拾衣服准备离家出走。鹿勋看这阵仗,顿时怂了,赶紧认错道歉:“我错了,你别生气!”

  “你必须请我吃一顿牛排,以示惩戒。”

  “行,行,行,只要你不生我气,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在一起的两个人,要共同面对的是真实鲜活的对方,错综复杂的关系,柴米油盐的琐碎,还有天灾人祸的变故。这需要的不仅仅是最初决定在一起的那点激情,还有要长久包容忍耐的勇气。

  Chapter 4.

  生活习惯的不同,彼此性格的磨合,对方父母的脾性各异,突如其来的生病或分离,每一件都在考验着彼此。

癫痫病发作没有规律怎么办5px 宋体,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 none transparent scroll repeat 0% 0%; border-top-width: 0px; border-bottom-width: 0px; color: rgb(102,102,102); vertical-align: baseline; border-left-width: 0px;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每一次出现分歧时,鹿勋总会站出来说,没关系,我可以听你的。

  那天鹿勋半夜出了小车祸,被送进了医院。冬籽打电话过去时,鹿勋的伤口已经缝好了。

  鹿勋说:“你就别来看我了,医院离家里那么远,你不会开车,坐车来的话我又担心你的安全。算了,你好好在家待着吧。明天情况稳定,我就回家去。别担心,没事的!”

  冬籽在电话的这头,哽咽得说不出话来。明明自己受伤了,最担心的却还是冬籽。

  如果说,一个人事事以你为先,愿意为你退让妥协,愿意护你安好周全,那么,这个人一定非常非常的爱你。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对爱和善意的需要。当这种需要能被满足时,人就会感到无比的幸福。即便独立如冬籽,每次想到鹿勋对自己的喜欢和善待,就会觉得一切美好极了。

  你是我从一开始就选择的人,我的青春是你,我的现在是你,我的未来也是你。无论如何,你已成为我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管是爱情变成了亲情,还是亲情里藏着爱情,最重要的是,给这份情的人是你,我最想珍惜的你。

  生活中所有的杂碎事,我都可以忍受。感情里出现的疑难杂症,我都可以解决。人生路上的各种妖魔鬼怪,通通都没在怕。

  因为你在我身旁,让我拥有了无惧风雨的力量。

  微博 | @小北和她的小酒馆

  昨日的酒 | " 相遇不必太早 能在一起就不算迟到 "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