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另有任用 第二章-

时间:2021-04-05来源:鬼故事大全网

    何田山一夜未眠,一大早,就早早地来到了办公室。刚坐下来,电话声响起,接过来听到的熟悉的声音,原来是市委组织部部长戈钱的电话。
    戈部长语重心长地说:“小何啊!最近,我在市里也听到了有人反映你。你才到县里,这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得罪了县里的人,还是你真的有问题。如果没这事,你别理睬。如果真有问题,我希望你认真对待,向组织坦白,争取从宽处理。”
    “当然了,我是相信你是没问题的。”戈部长很认真地说。
    何田山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连忙着说:“我是想为老百姓多干点实事。现在却遇到了老百姓的的种种误解,还有小人们蹩脚把戏。这些问题,我会重视和处理好的。谢谢老领导的厚爱和关怀,请老领导放心。”
    何田山,对这些绯闻应对还是有一招的。这些事也要感谢在中央党校春季班里学习的成果。何田山记得在首长们、教授专家们,讲授我们县级领导干部在遇到这些时要如何处理,怎么保持清醒头脑,决不让被石榴裙拖下水。领导干部们过好三关。其中,感情关一定要过好,才能为人民做更好更多的事情。
    小人们利用网络没搞倒何田山,但是这些小人们决没有停下来。
    紧接着,一封封的检举信到了市里、省里。
    这样的匿名信里将何田山的过去、今天和未来做了全方位的反映,把何田山丑化成了市里某某领导的情人、走狗,明眼人一看,目的明确的不能再明确了,就是要搞臭和搞倒何田山。
    匿名信看来没起什么作用,接下来的重型炸弹就是所谓署名的举报信雪花般飘洒在市里、省里。
    市里、省里立马就派人调查。
    市里、省里一经调查,根本不是举报信上张狂叫啸着的,本人都不承认有此事。
    小人们一看这招不灵了,歪风邪气暂时抬不了头了,也就偃旗息鼓了。
    何田山,依然走在县里的沟沟岔岔里、山山梁梁上、河河川道上。
    其实,在何田山来了县里做了“一把手”后,就了解到了这个地方,要待得住的确不容易。这里因为穷,穷得出了名,连这里的人都纷纷外出。何田山一脚踏进到农村,才发现这里农村,劳动力都外出打工了,留下来的老弱病残、妇女、小孩。这让何田山比较头疼。这里的农业大县只能是在农业上大做文章,发展经济根本不可能改变农村面貌,而农村劳动力都外出,农业怎么办?
    何田山这样的想法在县委常委会议上,王癫痫病患者大脑会出现意识丧失,四肢抽搐现象吗?纯副县长就说:“我们县上要靠发展经济不断增加财政收入,农业搞不来几个钱的,农业问题制约我们发展,我们要突破传统思维,我们要摆脱长期靠农业发展的思路,走发展经济之路。”
    刘宽县长和省里下来挂职的李泌阳副县长同意和支持何田山意见。
    何田山说:“农业是我们的根本,丢不掉的。发展经济要看我们现在是在什么基础之上。我们不能盲目跟风,要把老百姓的实际情况分析好,出台一个县里发展思路和决策要对得起老百姓。千万不要‘麻袋上绣花,底子太薄了’。多少年来,我们县是全国出了名的贫困县,多少年来我们县靠着国家救济粮才扛到了今天。大家想想,为什么这里的人们纷纷外出?这里活不下去,老百姓不找吃的能去等死吗?”
    何田山提出了县里大的战略目标花三年时间将这里发展为全国产粮大县。
    何田山这样说:“这些都是经过充分论证的。”
    当何田山在不到半年时间里,动用了全县三千名干部,到农户、讲政策、抓落实,深入到县里的每一个村,将政策解释做到农民心里。让老百姓种小麦,让老百姓在田地里种上地膜玉米,让老百姓发展经济作物和杂粮。其中,何田山批示了在县城方圆三公里内大力发展大棚菜,解决县城菜篮子工程。
    这些事说起来容易,真做起,不是那么简单。
    因为农民考虑的利益是要能立马能看得见,何田山动员了县里的大学生村官对老百姓进行思想教育工作。我们是农业大县必须搞好粮食生产。没粮心里发慌啊!有了粮,我们不会挨饿的。这里人对饥饿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三年自然灾害时,这里发生了人相食。大学生村官把这些话一说透,农民心里像明镜一样地明白。大学生村官说,我们的农民奔小康靠得是什么,在我们这里靠产粮。
    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有。可是,也就有个别老百姓不这样想。这些人就破口大骂何书记懂什么,地里种什么靠你一个县委书记来指挥我们吗?就你何书记能行?
    老百姓的思想教育工作除了下到乡村的大学生村官是做了,还有县里、乡镇里的各级领导干部。可是半年时间过去了,没实效。
    何田山召集了全县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在县委大院的大礼堂开了一次别开生面的会议。
    在会上,何田山又一次放出了狂言:如果三年里我们这里成不了全国产粮大县,那么我这个县委书记就从这里滚出去。
    会场里,有人私下里小声说,何书记说我们县三年要成为产粮大县那绝对是公鸡下蛋。何书记说的都是给我们老百姓开空头支票。我们这里要不了三年时间,癫痫会使小孩容易摔倒吗倒要看看何书记怎么滚出去。有人插嘴说,何书记一定是调到其他地方去了,继续当他的官。留下我们这些可怜虫继续喝着西北风。何书记悠哉悠哉地,哪管你是产粮大县还是经济强县。有人语气低沉地说,这些都是何书记一厢情愿,老百姓谁会听他说。哪里有让农民地里种什么就种什么的理儿,谁会这样听话呢,我们大家又都不是三岁小孩。
    何田山在会上斩钉截铁地说:“农民地里种不上小麦和地膜玉米,你们这些副科级干部就不要回来,县里也不会给你们这些人发什么工资?”
    会议还没开完,就有人踢板凳说,何书记不让我们活啦!
    这样的反对声音从会场的一个角落传到了另一个角落。
    何田山说:“你们不想干了,说一声,想当副科的人排着队在门外等呢。”
    会场立刻安静了下来。
    会后,一个个副科级干部都住进了农民家里做开了深入思想的教育工作。不到一个月时间,这些副科级干部都满载希望地回到了县里。同样,在县委大院里的大礼堂,何田山给他们开了隆重的庆功会。
    何田山说:“想想,如果不把你们一个个逼到绝路上,农民不会把地里都种上小麦和地膜玉米的。农民不种地,来年吃什么。如果这样恶性循环下去,要不了几年,诸位就全歇菜了。我们就靠国家拨给的财政款,我们怎么发展下去,还要继续像过去那样等靠要吗?我们要设身处地地先为老百姓着想。如果老百姓不种地,都等靠要,我们国家能受得了吗?国家要我们为民做事,而不是养得白白胖胖。”
    说到激动处,何田山旁征博引他在北京学习时,首长们对于我们贫困地区寄予了厚望,希望我们革命老区在新时期焕发青春、蓬勃发展。所以说,我们的领导干部就要动弹,要走出去,到群众中去。
    何田山就这样手里不拿讲话稿,滔滔不绝了三四个小时。
    在这场种粮庆功会上,对于种植面积超出计划的几个乡镇,何田山亲自颁发了奖金。这些乡镇的书记、镇长戴红花、列队合影,他们高兴地迷上了眼睛。他们打心眼里佩服何书记做事的魄力。
    何田山说:“农民把该种的都种上了,接下来是田间管理,还需要我们。”
    何田山动情地说:“我是农民的儿子,我和诸位感同身受,我们要扑下身子来为老百姓办实事、办好事。相信我们大家劲往一处使,齐心协力、精诚团结,县里实现产粮大县的目标是不难的。根据国家产粮区划布,我们县上有着种植小麦的优势,尽管是干旱地区,但是日照、气温等都适合小麦生长。如果不种小麦,那么让地荒着,农民吃什么。种地人都武汉哪里看癫痫病明白,地荒一年,要三年才能缓过劲来的,别说你往地里撒什么肥料了。”
    农民把小麦种到了地里,山梁川道里都种下了地膜玉米。
    副县长王纯也在会上说,何书记有眼光,说我还需要向农村和农民学习,向何书记学习。
    要扭转农民思想光靠做工作开始还可以,但是农民要看实际效果怎么样才信服你县委书记何田山。
    一年两季,县里都是大丰收。还有一季是套在地里种的经济作物。群众一下来明白过来了,何书记真有几把刷子的。手里拿着大玉米棒子说,也就是何书记来了我们县上才有了这么大的玉米棒子。以前谁知道种玉米,一听说玉米是猪饲料,谁去种啊!现在看看种玉米也能发家致富奔小康。在何田山到县里的第二年,超前实现了产粮大县。国家农业部给何田山颁发了产粮大县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
    在荣誉面前,何田山说:“这些是农民自己种地种出来的,靠着的是党的富民和惠民政策。老百姓种地,国家给补助,老百姓种地,天经地义的事,国家帮扶是为了老百姓种得更好。”
    就种地产粮这件事,县里从外面跑回来种地的青年人也逐渐地多了起来,特别是刚成家的小年轻们,都被在农村的小媳妇们喊回来种地。
    在白天种地的欢天喜地里,种粮的青年人也忙着在夜晚里种着自己女人的三分地。
    何田山在县里的第一年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是不好把什么事情都挤到一起解决,暂放缓了一步。可是就在何田山一手抓产粮大县时,县里的人口数量急剧飙升。一个八十多万人口的大县,在不到几年时间里,人口数量又冒了尖。
    何田山还没有来得及好好品味产粮大县的这一胜利果实时,全国计划生育的黄牌挂在了县里。这个黄牌是何田山从市里的计划生育工作会议上兜回来的。
    何田山狠下了决心,一定要把女人生孩子的事情给管一管。
    常言说:政策紧,女人肚子都憋了;政策松,女人肚子都鼓了。
    何田山要抓的是从计划生育政策全面实施以来的超生。
    何田山找来县里主管计划生育的干部,召开了专题会议。
    何田山让这些计划生育干部自己报告自己家庭成员构成状况。是一个孩子,还是几个孩子。这些天天喊着叫着抓别人计划生育的计划生育干部脸被吓绿了。
    “只生一个好”这样的好政策和好口号是喊给那些不敢生的老百姓的,看看这些计划生育的干部,哪个是一胎?哪个是遵银川公立癫痫病医院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了?
    何田山开口在会上开骂了。
    何田山这次是日娘捣老子地辱骂起来了,何田山根本想像不到这些计划生育干部竟然敢这么做,对自己是自由主义,把马列主义全教给了老百姓。
    “你们是不是叫驴,你们自己说清楚。”何田山吐了口痰骂到。
    何田山说:“你们还有脸教育群众,我真想先把你们身上这层皮给彻底脱了再说。”
    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计划生育干部数量不是一个两个,何田上想到了法不责众。
    这么办?
    何田山扪心自问,你敢动真碰硬吗?
    会还没开完,到了吃晚饭的时间。
    何田山让县委大院里的职工餐厅给这些计划生育干部管饱饭吃。
    一吃完饭,又将这些计划生育干部们圈在县委大礼堂里开会。
    何田山说:“一个人都不允许离开。计划生育的黄牌警告是在坐的带头替老百姓领回来的,你们好好讨论讨论,我们怎么样才能把这块黄牌换成红牌荣誉捧回来。”
    紧接着,何田山又说:“今天想不出办法,你们就别回家。以后饭就吃在我这县委大院里,你们的工作我一个人来做。”
    计划生育干部们在县计划生育局和卫生局局长马散文的安排下分成了八个讨论小组分头讨论,大礼堂四个角各一摊,中间一摊,主席台上又分了三摊。
    何田山一屁股坐在靠背椅子上,一根接着一根地在抽烟,脸颊上的汗珠子一次次地滚落,拍打在地上。
    何田山过一会,心急如焚地就坐不住了,走到每一个讨论小组围成的圆圈旁去问怎么样了?每一个小组的成员一见何书记来问,都耷拉着头,说正在想。
    在夜里八点,八个小组的意见基本上都讨论结束了。卫生局局长马散文汇总在了一起,报送给何书记。何田山一页一页翻看着,逐字逐句地念着。一边念,一边和这些计划生育干部们讨论措施实施的可行性。
    何田山说:“这些只是你们提出的初步方案和意见,接下来我们县上领导讨论后,看怎么处理你们。”
    何田山说:“你们都是干部,又是懂政策的,怎么都这样啊!你们怎么这样啊!”
    何田山说出了,连着说出了好几个你们怎么这样啊。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