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

粮食的味道 菩萨的心肠――读冯焱鑫的诗-

时间:2021-04-05来源:鬼故事大全网

由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冯焱鑫诗集

    读冯焱鑫的诗,总感觉有些与众不同。读来品去,才忽而体会到,他的诗,充满了一股厚重绵长的粮食的味道,蕴含着一种博大真切的慈悲情怀。古人有“读经味如稻粱”之说。读他的诗,对我们净化心灵、转变认识、提升思想,都有着莫大的益处。

    一

    冯焱鑫的诗作中,最吸引我的,首先莫过于那些与工厂、车间有关的诗了。像《朴素的劳动》《一根电缆的光芒》《一根电缆是我的爱和生命》《铸炼:重生的方式》《拉丝:生命的壁垒》《韧炼:烘烤的意义》《绞丝:潜修的过程》等等,都是这类题材方面的优秀的代表之作。

    十几年穿行于机器厂房之间,
    说不出抒情的地方,
    但我的劳作是用心的。
    机器轰鸣声盖过一切,
    我一遍遍地擦拭它们,
    将一袋袋电缆料扛起,
    挥汗如雨地喂进它的嘴里。

    这是《朴素的劳动》的第一节。
    十几年的车间劳动,简单、重复、平凡、艰辛,但诗人在劳动中是“用心”的,这反映了像作者一样的广大工人热爱劳动的纯朴本色。诗句朴实无华,而意味颇耐人咀嚼。
    第二节开头两句:“偏芯,跳帮,断头,是我最纠结的时候。”刚读到这儿,我以为诗人要开始不惜笔墨地叙写车间劳动的紧张艰难之处。然而,诗人举重若轻,由极简洁的两句诗很快转入对人生的感悟。“我不敢让一种惯性,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蒙蔽了自己的心性。”诗人由车间生产劳动中的细节和现象,悟出了人生道路上的某些道理,给我们的精神提供了粮食般的滋养。
    再艰苦乏味的劳动,当收获成果之时,劳动者自然会感受到最真实的欢乐。

    黑的红的黄的绿的
    塑料粒欢叫着,瞬间,
    就变成电缆光亮的外衣。

    诗人明明要写产品加工成功以后的愉快心情,却偏说“黑的红的黄的绿的/塑料粒欢叫着”,言在此而意在彼,体现了诗人的匠心所在。

    我在这些喷吐的气流里
    钻出,钻进,快速地
    摁下各种按钮,摁下
    自己的快乐和悲伤,
    摁下一个工人的爱和期待。
    一根电缆就这样从我的指中走过,
    走进了我的生活,
    走进了我的诗歌里。

    最后一节,既是总结,也是再现。诗人繁忙而艰辛工作的形象再次出现在我们眼前,而他的快乐和悲伤、爱和期待,使读者心潮起伏。但更重要的,随着诗意的最终升华,我们终于明白了诗人劳动的价值和意义之所在。“一根电缆就这样从我的指中走过,走进了我的生活,走进了我的诗歌里。”作为一名工人劳动者,诗人的内心是充实的,信念是坚定的。读到这里,我仿佛觉得,自己的精神境界也得到了长春专业癫痫病医院提高和升华。
    如果说诗人在《朴素的劳动》中,对自己平凡工作的价值和意义尚处在探究和感悟阶段,那么,在《另一种抵达》中,诗人则通过丰富的想象和联想,纵情讴歌自己劳动的价值和意义,淋漓尽致地表达了自己作为一名普通劳动者的自豪之情。
    《另一种抵达》的第三部分,与其说显示了诗人设计的巧妙,倒不如说是诗人情感的自然流露。这让我突然想起了李白的《古风•西上莲花山》一诗。李白一生好仙慕道,该诗前大半部分尽情描写梦游中的神仙境界,而最后四句笔锋陡然一转:“俯视洛阳川,茫茫走胡兵。流血涂野草,豺狼尽冠缨。”充分体现了一代伟大诗人李白对现实的关注,对生民的牵念。我以为,冯焱鑫的这首诗,最妙处倒不在前文的纵情想象,而在第三部分对矿井与矿难情景的联想。“在几百米深的巷道里,他们/和通风管、运输轨、风镐/密密匝匝的煤,融为一体”,这是对煤矿工人在井底工作情形的总体风貌上的一个勾勒。“顺着电缆,我看到/他们的表情宁静,我羞愧于虚掷的热情。”字面写“我”看到煤矿工人的劳动场景和他们的形象表情和时内心的“羞愧”,实质则是暗示烘托煤矿工人平凡背后的伟大以及不可预知的命运。“当矿难发生,永恒转瞬成影子,/那些把生死交给上天的人,/这一刻,他们平静的目光,/像影子一样,在我心中留下了痛。”诗人对这些矿工的生命极其关注,对他们的命运牵肠挂肚。这里充分流露出诗人心系民生的赤子情怀。
    《铸炼:重生的方式》与《韧炼:烘烤的意义》,以形象生动、极富诗意的语言,描写了车间生产的过程。那些原料,经过“火狱酷刑”般的转化、铸造,最终成为崭新亮丽的产品。诗人由此产生了丰富的联想,人生何尝不是一场又一场“火狱酷刑”般的磨炼与重铸啊!可以说,诗人对人生每一次蜕变、每一步飞跃的艰难痛苦,具有深刻独到的理性认识。读冯焱鑫的这类诗,我们得到的是精神的洗礼与意志的锻造。读了他的诗,我们思想与精神的胃,将更加健康,我们的灵魂将因之走向更加光明的未来。

    二

    诗人还有不少涉及国企改制和严重矿难的诗作。这类诗,每一首都是一把明晃晃的刀,能让那些吃饱喝足、无所事事或者还梦想升官发财的醉生梦死者慵懒的目光瞬间惊异地投向别一种现实。
    冯焱鑫的这类诗,在主题上开掘得很深很深,绝非泛泛之作。比如《非常国企》:

    营造了多少辉煌的国企啊,
    曾经因你而自豪,
    曾经为你披星戴月、流汗奋战。

    充分肯定了国企在过去岁月里取得的辉煌业绩,对国企工人曾经的无私奉献也给予了高度赞扬。

    就是我们感情上
    所依附的这部分,
    现在,重病在身:

    客观表现国企的现状:重病在身。
   
    庞大的厂房,
    半张着黑洞洞的嘴巴,
    一排排机器一言不发,
    轰鸣声已成昨夜的梦呓。

    “黑洞洞的嘴巴”暗示工人面临下岗失业的忧虑、恐怖和不安。“一排排机器一言不发,/轰鸣声已成昨夜的梦呓。”沉重的失落,令人揪心。

    技术如高原上宝贵的黑土,
    一天天流失。
患上癫痫病的患者大脑方面会不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铁锤一声叹息,一个汉子
    在布满蛛网和灰尘的角落里哭泣。

    “非常国企”果真非同寻常,技术一天天流失,而又无可奈何。就连无比坚硬的铁锤,竟然发出了“一声叹息”,硬铮铮的汉子,竟然暗暗哭泣。

    一种无可言说的沉重,
    从一群愤怒的人和一群
    哑默的机器向下曼延。

    几千双手,几千张口,
    像一道硬伤,一齐拥挤在路上……

    谁在用失聪的双手
    触摸流离失所的疼痛;
    谁还在记忆的深处,
    打捞沉甸甸的铁器的忧伤。

愤怒的人群,面临失业威胁的人们,他们内心的忧伤、疼痛,很容易引发读者内心巨大的同情。

    一位面孔黝黑的工人,
    远远地凝望那些喑哑的厂房,
    机器的轰鸣,仿佛
    又回到他沉闷的胸膛。
    诗人运用雕刻家的手法,给我们呈现了一位失业工人的形象特写。他笔下的这位失业工人,就是一座雕像,凝固了千千万万下岗工人内心的惶惑、忧伤和痛苦。

    寒冷从四面八方涌来,
    这些孤单的背影,
    在风中奔走,生命中
    把握不住的事情越来越多。

    诗人运用心理暗示和烘托的手法,再次表现下岗工人内心的无助和迷茫,读来意味深长,感情强烈。
    《非常国企》写国企的破产,写工人的失业,既不忘记过去的辉煌,又能密切关注眼下的现实,而且能够深入到人物的内心深处,表现下岗工人的忧虑和痛苦,反复暗示他们不可预知的人生命运。这首诗中没有虚假的口号,没有忽悠的言辞,没有猥琐的遮掩,写得真实细腻,深刻感人,取得了很好的艺术效果。
    冯焱鑫写矿难的几首诗,读来震撼人心,让人内心深处阵阵生疼。
    请让我们来读《泪流魏家地》这首诗:
    “正当我们端起饭碗的瞬间,/矿难突然发生了。”极平常的时间,极随常的生活,而矿难竟在瞬间发生。诗人以平中见奇的写法,一开篇就将读者的心紧紧揪住。
    “一只鸟还未来得及惊叫,/109综采放井就喷出了一朵黑烟。/好似大地折了一只翅膀,/魏家地在抖,魏家地的人心在抖。”矿难来得何等突然,“一只鸟还未来得及惊叫”,就发生了。诗人并未以正面写实的手法来表现矿难,而是运用比喻、夸张、拟人、暗示等多种手法,强化突出魏家地矿难在人们内心引起的巨大震撼。
    “谁也无法从深不见底的矿井里,/掏出他们昨日的笑声和呼吸。”二十九个鲜活健壮的生命,瞬间被矿难吞噬。他们憨直的笑声,他们有力的呼吸,已然成为过去。“不说夜有多黑,井有多深,/承载了无数黑暗和汗水的/二十九个矿工——/让我们活着的人无比心疼。”诗人的菩萨心肠,也在感染着我们的心。二十九个矿工走了,但他们的音容笑貌却留在了诗人的诗句中,并升华为一种深沉博大的爱,在世间传播。
&n患上癫痫病有20多年了,请问能治疗吗?bsp;   “他们死了。矿井里,煤像/黑色的眼睛,看到了一切。”这是诗人的神来之笔,拟人高妙,想象奇特,将矿工遇难的情景,永远定格在了我们的心里。
    在经济的开掘机轰隆隆向前冒进的过程中,千千万万工人下岗,层出不穷的矿难发生,这是人民的巨痛,是国家的羞辱。诗人冯焱鑫以“铁肩担道义”的勇气和魄力,凭一支生花妙笔和一副菩萨心肠,细腻真实地记录了国企破产或转型以及矿难暴发的种种情形,因工人的痛苦而痛苦,为矿工的灾难而悲伤。加里宁说,一个真正的诗人,在写作时,“必须将自己的血流一点进去”。冯焱鑫的诗,奔涌着真诚的情感,浩荡着正义的血脉。他的诗歌精神是高尚的,在他的诗歌中,存在着难能可贵的社会良知,激荡着震撼人心的情感力量。

    三

    冯焱鑫的不少诗,还写到干旱,写到水。诗人出生于以自然条件异常严酷而名闻天下的会宁,他对肆虐于这片土地的严重旱情,有着深刻细微的切肤体验,对水的异常珍贵有着发自肺腑的感受和认识;对艰难地挣扎、顽强地抗争于这片土地的父老乡亲,有着痛彻心肺的同情与关切。

    在一块麦田里,
    我的亲人抚摸麦苗的焦叶,
    内心着急。他们
    像小麦一样弯着腰,
    驴拉肩挑,盆端桶提,
    大地喘着粗气,水,
    在季节的口里,隐隐作疼。
                              ——《一个村庄的真实描写》

    本来是司空见惯的环境条件,本来是再随常不过的人事,然而由于诗人具有一颗极柔软的大善之心,由于他满心的悲悯情怀,由于他心里永远装着家乡的一草一木,装着家乡的父老乡亲,所以,这样的诗句无疑注入了父老乡亲的生命,融入了诗人的慈悲情怀,因而读来让人心里阵阵生疼,眼睛阵阵发潮,其泪邪?其血邪?

    山坡低低的,麦苗低低的,
    一个女人挑水拐过山坡,
    弯曲的背影一点一点矮下去。

    此刻,干旱多么广大,
    一阵风在村前打了个旋,
    很快就翻过对面的山坡。

    山梁上,挑水的女人,
    也打了一个旋,
    很快就走过了几个村落。

    那红红的衣裳,一晃一晃。
    山坡低低的,午后的阳光,
    干旱又紧了紧脚步。
                      ——《午后的阳光》

 治疗精神运动性癫痫病的医院   如果说华兹华斯的《孤独的收割人》像一个辽阔忧伤的梦,或一曲高亢渺远、哀转久绝的高原牧歌,那么冯焱鑫的这首诗则字字句句都像是在拍照,在摄像。《午后的阳光》诗中,挑水的红衣女人是一个浓缩了的形象,或者说是父老乡亲的代言人。一边是“干旱多么广大”,“干旱又紧了紧”,一边是低低的麦苗在干旱中挣扎,在这样的背景中,一个身穿红衣的女人“拐过山坡”,“翻过对面的山坡”,“走过了几个村落”,是呀,她在与干旱比脚力,她的肩上担着麦苗的生命,担着家乡人的希望!
    《午后的阳光》具有很高的艺术性。午后强烈的阳光、山环山山绕山的辽阔旱塬以及广大无边的干旱,共同构成人物活动的背景环境,然后一个红衣女人时隐时显,与广大的干旱比耐力,比脚程。女人的红衣与干旱天气中阳光照射下的黄土山村以及一片片“干绿”的庄稼形成色彩上的鲜明对照。读这首诗,我们很难说明,诗人是要表现干旱的广大猛烈,还是红衣女人的坚忍顽强;是红衣女人在衬托广大的干旱,还是广大的干旱在凸显红衣女人的顽强。我看诗人没有明说,我们也就没有必要深究。不管是我们通过此诗真切地感受到了诗人家乡干旱的广大严酷,还是以红衣女人为代表父老乡亲的坚忍不拔,都是阅读此诗的收获。

    干旱揪住我们的心,
    一滴水奔跑着奔跑着,流失于
    被某些空话假话溃败了的渠里。
                                 ——《大旱提醒我们》

    大旱揪疼了善良无助的人们的心,而“一滴水奔跑着奔跑着,/流失于被某些空话假话溃败了的渠里”。这里流露出诗人对那些只说空话、不干实事而尸位素餐的贪官庸吏的强烈愤慨与谴责。
    对于身处严重干旱的人们,一首诗绝没有一滴水的重要。诗人清醒地呼告:“做好我们理应做的吧,/别让有限的水流失到凋敝的渠里。”与其说诗人的一首诗抵不上一滴水的重要,倒不如说正是他的诗,给了我们思想精神的食粮。在道德滑坡、诚信危机的今天,我们品读冯焱鑫的诗,会感到既实在又有用。
    冯焱鑫写了大量以农村干旱为题材的诗,可以说,每一首诗都是呼天唤地的真情告白,每一个字都是诗人与家乡亲人同呼吸共命运的生命见证。
    冯焱鑫是白银这片土地上成长起来的优秀诗人,他不管是生活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还是行走在神州各地,他满眼看到的都是诗歌意象,满心里涌出的都是真挚的诗情。他热爱祖国,关注现实,倾情民生,感恩家乡。人世间的大事小情,大自然的一草一木,悠远渺茫的历史碎片,真切生动的现实景观,无不激发他的灵感,引燃他的诗情。冯焱鑫的诗,题材丰富,视野开阔,思想深刻,感情强烈。由于诗人怀有一颗博大的悲悯之心,所以在他的眼里,无处不美景,无处不诗情。屈原“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杜甫“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曹雪芹“滴泪为墨,研血成字”,鲁迅“怒向刀丛觅小诗”“我以我血荐轩辕”。冯焱鑫的诗歌显然继承了中华民族这一优良的现实主义诗歌传统,他贴近现实、关注民生的诗歌精神是我们诗歌爱好者的宝贵的精神食粮,值得我们无比珍惜并发扬光大。

    (侯川,原名 贺兴,诗人,评论家,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远方》杂志主编。)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