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索命光碟灵异鬼

时间:2021-07-09来源:鬼故事大全网

欣蕾终于风风光光地嫁给了她的老板楚寒。楚寒外貌英俊,年轻多金,是货真价实的钻石王老五。更重要的是,楚寒非常地爱她,简直可以说叫宠了,放在掌心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楚寒的千般好,让欣蕾感到温暖,但也让她莫名的心慌。夜里她总是会做梦,梦见林克和不堪回首的过去。

欣蕾上高三那年,家里遭了火灾,全家人除了她在学校里上课幸免于难之外都死了。是欣蕾的班主任老师好心地把她领到家里住下来。老师的老公就是林克,一个有些财力的小包工头。18岁的欣蕾正像一朵怒放的花一样,林克一见到她,目光就不舍得移开了。而欣蕾也正渴望一个可以庇护她的肩膀,虽然林克比她大二十几岁,女儿林可儿也仅比欣蕾小五岁。在一个只有林克一个人在家的日子,一切就自然而然地发生了。那之后,林克为欣蕾在外面买了房子,支付她所有的费用,包括四年大学的学费。而林克的妻子,也就是欣蕾的那位好心的老师,因受不了这种背叛,最终含恨与林克离婚,一个人带着女儿离开。

欣蕾大学毕业后,并不想嫁给林克,她渐渐地厌恶被林克控制一切的生活,厌恶他的衰老和俗气。而林克的身体状况也越来越不佳,事业因为出了几桩劣质工程事件也走了下坡路,欣蕾终于毅然决然地离开了林克,搬出了林克为她买的房子。后来,欣蕾应聘在楚寒的公司做职员,老板楚寒对她一见钟情,对她展开了狂热的追求。开始,欣蕾还以为是有钱老板的逢场作戏,所以只是应付式地接受楚寒的邀请,谁知在一个精心设计的浪漫晚宴上,楚寒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跪地向她正式求婚,那时,欣蕾才意识到幸福真的降临在自己身上。她接受了楚寒的求婚,但她还是谨慎地对楚寒隐瞒了自己与林克的过去。

在即将与楚寒举行婚礼的前夕,欣蕾接到林克的电话,他说四川癫痫医院,哪家治的好自己现在身患绝症,可能不久于人世,他很希望能最后再见欣蕾一面。欣蕾迟疑了很久,虽然自己并不爱他,但林克对她还是有恩的。可一想到如果这件事被楚寒发觉,那自己唾手可得的幸福岂不是要泡汤?所以她还是狠下心来,拒绝了林克的请求。

在欣蕾和楚寒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楚寒开了一个盛大的晚宴庆贺,邀请了许多公司的员工来参加。就在那一天,欣蕾遇到了林可儿——林克的女儿。她刚刚大学毕业,居然也来到楚寒的公司上班。多年不见,林可儿已不是欣蕾记忆中那个羞涩的小女孩,她身材袅娜,穿着一身黑色晚装,显得异常妖娆妩媚。涂着兰蔻的手指捏着高脚杯,杯子里的红酒晃得欣蕾有些眩晕。林可儿笑着说:“欣蕾,你越来越漂亮了,男人见了你,不动心都不可能。”她笑得很妩媚,欣蕾却感到她的笑冷飕飕的。欣蕾隐隐地觉得,遇到林可儿,绝不会只是一种偶然。

果真像欣蕾预感的那样,几天后,林可儿在咖啡厅单独约见了欣蕾。一见面,欣蕾就直截了当地问:“你找我来,肯定跟喝咖啡无关。说吧,找我什么事?”

林可儿冷冷一笑说:“你还是这么冷静。我真想不通,这么美丽的你,怎么有那么狠毒的心肠?你勾引我爸爸,伤害了我妈妈,在我爸爸年老多病时,又抛弃了他。他对你那么好,咽气时想见你最后一面,你居然都不肯!”

“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你要说的也不仅仅是这些吧。”

“不错,我来到这家公司,就是要告诉你,我要从你手里夺走楚寒,就像当年你从我妈妈手里夺走我爸爸一样。”林可儿的口气咄咄逼人。

“夺走楚寒?你觉得你行吗?”欣蕾想起楚寒对自己的迷恋,口气中不无骄傲。

“我知道我没有你漂亮的资石家庄治疗癫痫哪家医院靠谱本,但我的手里有一样东西,我可以保证。楚寒看了它,就一定会跟你分手。”

“一样东西?是什么?”欣蕾急切地问。

林可儿笑了,笑得很诡异:“你难道忘了吗?你跟我爸爸拍过的一张光碟,爸爸临死前把它交给了我,就是让我来惩罚你。”

欣蕾的心仿佛沉到了水底,她知道当年林克曾经拍过一张他们床上欢爱的光碟,说是等老了以后拿出来慢慢欣赏。没想到那张光碟竟然成了林可儿的杀手锏。

“还是你自动离开楚寒吧,否则我把这东西交给他,会让你走得一点面子都没有。”林可儿说完,得意地扬长而去,只丢下欣蕾一个人怔怔地发呆。

第二天,欣蕾烦躁不安,中午的时候,她给楚寒打电话,但却是关机。楚寒的手机从来都不关机,他对欣蕾说过:“我的手机24小时为你开机。”欣蕾的心里忽然掠过一丝不安。不知为何,她比任何时候都想马上见到楚寒。

欣蕾开车去楚寒的公司,豪华宽大的办公室里只有两个人,是楚寒和林可儿,他们站的距离很近,而见到欣蕾,立刻分开了。三个人沉默了几秒钟,林可儿首先微笑着说:“欣蕾你来了,那我和楚总的事改天再谈。”林可儿优雅地从欣蕾身边走过,出门时,还不忘意味深长地望了眼楚寒,而楚寒的神情则有些尴尬。欣蕾的心里七上八下,他们在做什么?为什么见到自己来就立刻分开?他们在亲密拥抱?还是林可儿在向楚寒说着什么秘密的事?

一连几天,都风平浪静。欣蕾一直提着的心才开始稍稍放松。

周末,欣蕾等楚寒一起出去吃饭。林可儿叫住了她,说:“你还没有离开楚寒,我只好把光碟寄给他了,现在大概在邮局的路上了,你好自为之吧。”欣蕾绝望地望着林可儿得癫痫病发病时一般多久?意的背影,险些晕倒。而这时,楚寒从楼里走出来,他仍然是高高兴兴的样子,见到欣蕾,温柔地在她脸上印上一个轻吻:“亲爱的,今天是周末,我们还跟往常一样去划船吧。”

傍晚,江上波光粼粼,他们慢慢划着浆,惬意极了。欣蕾真想时间就此停滞,永远这样和楚寒在一起,不要去到可怕的明天,因为明天楚寒就要收到那张光碟了,自己将失去所有的幸福。

但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改变了所有的结局。欣蕾手腕上的玉镯因用力过猛掉进了江水里,那可是她母亲留给她唯一的遗物啊。楚寒知道这只玉镯对欣蕾的重要性,他穿上救生衣跳到水里,去捞那只玉镯。但不知怎么搞的,救生衣竟然漏气,楚寒不会游泳。欣蕾伸出浆去救他,但他没有抓住浆,只见楚寒挣扎了几下,就沉了下去。欣蕾愣了半晌,等回过神来喊救人,已经来不及了……

办理了楚寒的后事,欣蕾去楚寒的办公室整理他的遗物。睹物思人,看着楚寒曾用过的东西,欣蕾禁不住泪如雨下。她把所有东西都拢到一起,却唯独没有发现那张光碟。

“你是在找那张光碟吧?”林可儿不知道时候什么走进来,笑容里满是蔑视与嘲讽。

“请你出去,楚寒已经不在了,那张碟再也对我构不成威胁。”欣蕾不客气地对她说。

林可儿并不走,她说:“其实,我根本就没有那张光碟,我只是听我父亲在咽气时说过那么一句。我只是为了吓唬你,让你焦虑恐慌。就像你当年霸占我父亲,令我和我母亲焦虑恐慌一样。可惜,楚寒死了,这个游戏也只能结束了,哈哈!”林可儿说完后,带着胜利的笑走了。

欣蕾感觉自己的身体在瑟瑟发抖,像寒风中一枚摇摇欲坠的叶子。

欣蕾回到孤零零只剩一重庆癫痫病治疗专科的医院个人的家里,坐在楚寒生前常坐下来读书看报的书房,翻动他曾用过的笔和烟盒,想像着那些东西曾与楚寒有过怎样的亲密接触。无意中,欣蕾发现书桌里层有一个紧锁着的抽屉,欣蕾用螺丝刀撬开它,想看看楚寒为何要把这个抽屉锁上。

抽屉里是一个牛皮纸信封,打开一个,是一张光碟。欣蕾颤抖着手把光碟放到电脑里,屏幕上很快显示着那些曾让她痛苦不堪的画面。原来林可儿在骗自己,其实她早已将光碟给了楚寒。可是,当欣蕾拿起装着光碟的牛皮纸信封时,不禁呆住了。邮戳上的日期是一年前,也就是自己即将和楚寒结婚之前,那时林克还没有死,林可儿还不知道有这张光碟。欣蕾终于明白了一切,原来这张光碟是林克邮寄给楚寒的,而楚寒早就看过了,可他却仍然娶了欣蕾,这说明楚寒并不在乎欣蕾的过去。可是……欣蕾此时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快要溺死的人一样喘不上气来。

自从嫁给楚寒后,欣蕾就为自己隐瞒了过去而没有过片刻安宁。楚寒越是爱她,她就越是害怕失去楚寒。当受到林可儿的威胁后,这种不安更是发展到极致。她不想有一天看到楚寒鄙视自己的眼神,不想失去楚寒的爱。自己得不到的,也不能让别的女人得到。所以欣蕾想,如果楚寒死了,那么他对自己的爱也就成为永恒。

那天在江上划船,欣蕾故意让玉镯掉到江里,当楚寒穿上救生衣跳到江里打捞时,她用手里早就藏好的一根针悄悄扎破了救生衣,她知道楚寒不会游泳,当楚寒在水里挣扎时,她又用浆把他压进江水里……

第二天早上,来欣蕾家打扫卫生的钟点工见女主人房门紧闭,敲了半天也敲不开,只好喊来人撬开门锁,发现欣蕾割腕自杀死在卧室的床上。她表情宁静,已死去多时……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