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李靖与红拂的侠侣情仇(2)

时间:2021-07-09来源:鬼故事大全网

  报效唐朝

  到了相约之期,李靖和红拂早早赶到汾阳桥头,一边歇息一边等待虬髯客。

  很快,虬髯客就到了,他一定是走得急了,连胡子上都落满了烟尘也不拍一拍。三人见面说了会儿闲话,天将过午了,便—起朝城里走去。

  李靖向人询问刘文静的住处,有人指点给他。原来,刘文静在太原混得不错,李渊父子都很重视他,城里城外名头响亮,有头有脸的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位大谋士。

  找到刘文静以后,刘文静待三人极为热情,并于次日将李靖引荐给李渊父子。几个人到了留守府,李渊早就备好了香茗,恭候多时了。

  初次见面,大家谈得不是很深,但彼此都留下了好感。李靖看李渊,神采飞扬,绝非久居人下者;李渊看李靖,英姿挺拔,英雄气概,心里喜欢得很。

  时光荏苒,眨眼两个月过去了。这天他们正在闲聊呢,忽然刘文静跑过来说:“杨素老儿死了。”

  李靖对虬髯客说:“杨素老儿一死,兄长有何打算?”虬髯客说:“我要回长安办些事情,不便透露,不能留在这儿陪兄弟和一妹了,我看李世民还有事情要交待你们,我也不想过问,就此作别吧!”

  虬髯客转身又对红拂说:“一妹,李郎是英雄男儿,前途未可限量,只是目前不逢其时,需要忍耐。我料定我们在长安还要相会,我先回去为一妹你们置一处宅子,也好将来落脚。你们到了长安,就到镇安坊找我。”

  说完,他骑上驴走了。

  果然不出虬髯客所料,这边他刚一走,那边李世民就派刘文静来请李靖过府议事。

  李靖过来后,李世民开门见山地说:“如今杨素老儿已死,天下大乱,正是我们起事的好时机,长安城是首善之区,必取之地,需要有人过去搜集情报,打探形势,以做到知己知彼,这个重任就交给李靖兄弟了。我已花钱为你在长安买了一个长安功曹的官职,官虽不大,职责却不小,李靖兄弟暂时委屈一下吧!”说完拍青海那个医院能看癫痫病了拍李靖的肩膀。

  李靖说:“土为知己者死,我到了长安一定尽心尽力,不辜负公子的厚望。”

  回来后,夫妻二人打点行装,带足了盘缠和干粮,马不停蹄地返回长安。

  到了虬髯客临行时细细嘱咐的地方,二人看见一堵高墙,方圆足有十几里,临街道有一个破旧的小门,红拂上前叩打门扉。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老仆露出头来。红拂说明来意,老仆说:“三郎令老奴在此等候二位多时了,快往里边请!”

  老仆推开大门,引李靖和红拂进去,他俩都感觉到眼前一亮,这个院子像是一个大花园,园内树影婆娑,花影扶疏,蜂蝶飞来飞去,让人忘掉俗世陇愁。整座院子雕梁画栋,拱瓦飞檐,富丽堂皇,更有数十个年轻美丽的婢女排列在廊檐之下。

  李靖和红拂走进大厅,早有婢女打起珠帘,里面古玩珍宝、名人字画应有尽有。两人都看杲了,越发惊诧虬髯客的来历。

  骑了几天的马,惹了一身的灰尘,这时候洗净了灰尘,扫净了疲乏,又捧上婢女沏来的一杯香茗,何等舒爽!两人正美着呢,就听侧门处有人朗声大笑,随后有一人以洪亮的嗓音说到:“贤弟、一妹别来无恙,愚兄到了!”

  说着话,虬髯客穿门而过,飘然来在李靖和红拂的近前。他俩定睛一看,哎呀,真不敢相信眼前所见,暂别几日,虬髯竟然变了个人似的。

  李靖和红拂见虬髯客出来,为何如此吃惊不已?

  原来此时的虬髯客一派富家员外的打扮:头戴青黑色的乌纱帽,身穿紫色锦袍,上面花团锦簇,沿边刺的走兽飞禽,足下蹬一双虎头富贵靴,春光满面,眉目含着慈悲。与初次相逢时判若两人,如何不叫人

  妹,心生惊讶?

  更令李靖夫妇惊讶的是,虬髯客命下人抬出来二十口大箱子,统统摆在大厅上,又有一些文簿和钥匙。虬髯客指着这些东西跟李靖说:“现在天下大乱,群雄竞起,愚兄本有心逐鹿中原,建立一番功业,但在太原见到李渊父子后,见两人气度恢重庆治疗癫痫那家好宏,英姿焕发,愚兄自叹弗如,只能退而求其次了。箱中所有,尽是我历年所藏珍宝兵书,本想作为图谋大业的根基,现在没有必要了,我将它们转奉与贤弟、一以助将来建立奇功!”李靖一看便傻了眼,哪里肯收,正要拒绝,红拂用眼神示意他,不要拂了人家一番好意。等虬髯客把话说完,红拂急着问:“三哥把这些留给我们,那么你意欲何往?”

  虬髯客淡然一笑,捋着弯曲的胡须,眼神飘渺,感慨地说:“我将一生萍踪侠影,飘泊无定,从此后天涯海角,也未可知。此后十年,贤弟、一妹你们倘若闻说东南海上有异闻,就是愚兄的得意之作!那时候,贤弟与一妹可以洒酒东南,遥相祝贺,足矣,也不枉你我兄弟、兄妹一场!”

  说完,虬髯客转身从侧门出去,一会儿回来,又换上了初次相逢时的那套行装,拱手向李靖和红拂道别,说了声“珍重”便走出去飞身上驴,扬鞭而去。

  李靖夫妇无限感叹,热泪盈眶。此君真乃天地间一大丈夫也!

  虬髯客走了以后,红拂拉着李靖查看这些箱子,用钥匙打开,大厅内立刻金碧辉煌起来,金光闪闪,银光熠熠,黄金白银装得满满的,珠宝玉器不计其数。

  另外有两个大箱子,里面装的是书本。李靖走过来翻开,如获至宝,原来是一些虬髯客珍藏的兵书、天文术数一类的书籍。

  李靖不住地唏嘘,人生大起大落实在太刺激了,恍然若梦。昨天还在为壮志难酬愁绪萦怀,今天竟一夜暴富,堪比王侯。人生啊,当真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功成身退

  后来,李靖辅佐李渊父子建立大唐,战功赫赫。破江南军阀萧铣、灭突厥、征吐谷浑。所到之处,令敌军闻风丧胆,望风披靡。

  李靖深知宦情险恶,特别是他这种功高震主的将帅,一不小心,就可能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所
以,他向李世民乞请回乡。

  李靖回到羡陂山,和妻子红拂相依相守。连亲戚朋友都断了往来。

  山中无甲子,这一天,抽搐是什么引起李靖采药回来,就见有御使飞驰而来,到了近前,躬身施礼,说:“有恩旨到,皇上十分想念卫国公,请明日上朝一叙。”

  李靖跟红拂商量,红拂说:“想当初我们与三哥一起投唐,屈指算来,已经二十多年了,三哥至今不知所踪。你我也都老了,听说皇上身体也不好,大概是念顾旧年的情义,让你过去叙叙旧呢,你只管去。”

  第二天一大早,李靖穿戴整齐进了城。长安城真是繁华,辐辏云集,商贾穿梭,这都是李世民创下的盛世啊。李靖一边感慨,一边催促马车,没过多长时间,皇宫就到了。

  不过,李靖还是来晚了,因为皇上和文武百官已经在议事了。黄门官一看卫国公到了,忙扯着嗓子喊:“卫国公李靖,到!”

  李世民一听,喜出望外,他原本以为李靖老了,来不了了,因此心里好一阵失落,没想到他还是来了,忙说:“快!快!把卫国公搀上来!”

  李靖缓慢上殿,早有太监奉命看了坐。李世民不住地上下打量,见李靖两鬓斑白,苍老了许多,不禁感慨:“爱卿啊,两鬓星星,你我都老了。”

  李靖说:“皇上正当壮年,何谈‘老’字,倒是微臣,吃喝都没心思,懒动懒思,终日没精打采的,恐怕是真的老了。”

  李世民说:“想当初爱卿只带三千精锐,长途奔袭颉利可汗,扬我国威,是何等的英勇神武!如今胡须一捧,老态龙钟,怎不叫人感叹。平定江南,北逐突厥,西征吐谷浑,也都是爱卿的功劳,朕到什么时候也忘不了。没想到,人什么强敌都可以战胜,唯有这‘岁月’二字,回天乏术!”

  李靖说:“岁月催人老,谁都无能为力,只好听之任之了。老臣适才从长安城中经过,发现不少南蛮,还有西域打扮的人,莫非边疆又有战事?”

  李世民哈哈大笑,说:“如今四夷都奉我为天可汗,万国来朝,何言战事?今日正是进贡朝奉的日子,爱卿看到的都是来自南蛮、西域的使者和客商。”

  李靖说:“哦,那今天可有新鲜事,也让老臣开开眼界?”哈尔滨哪个看癫痫好

  李世民说:“正有一件新鲜事,朕刚听到一半,爱卿就姗姗来迟。现在正好让那南蛮使者从头讲来,我与爱卿分享!”

  南蛮使者一听,忙从头说起。原来李世民开创“贞观之治”,四海升平,五洲平静,唯有东南大海之上,扶桑国战乱不止。忽有一日,有人率领海船千艘,甲兵十万,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杀入扶桑国,处死国王,止住战乱,然后自己称帝,建立了新朝。

  李世民听完,颔首对李靖说:“化外之民,难得止住杀戮,不再流血,这也算是扶桑小国的福气。爱卿啊,这等事够新鲜吧?”

  李靖心里怦然一动,听皇上问他,忙回答说:“新鲜,太新鲜了,老臣空活了七十多岁,竟头一次听说这等奇异的事,看来这个领袖也必定是个英雄人物!”

  罢朝后,回到羡陂山,未曾进屋,就欢喜地说:“好消息!好消息!三哥在海外成事了!”

  红拂听到“三哥”二字,心头一震,莫非是三哥有消息了?李靖将朝堂上南蛮使者的那番话跟红拂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红拂说:“三哥临别时曾说,此后十年,若听说东南海上有异闻,那就是他的得意之作。到现在正好十年,难道是三哥攻下扶桑国,建立了悬于海外的新朝?倘若如此,真是可喜可贺,三哥的一腔英雄壮志,终于没有付诸东流!”

  此时红拂已是病重在床,李靖将红拂倚靠在高枕上,到外面捧来一壶酒,斟满了三大杯,对红拂说:“当年三哥曾说,若大业建成,就洒酒遥贺,来,我们一起祝贺三哥!”说着,捧起酒来,一起洒向东南,遥相祝贺。祝毕,李靖又将那两大杯酒喝尽了,心中充满了愉悦之情。

  贞观十四年(640年),在一个秋风肃杀的黄昏,红拂先李靖而去,化作了一缕香魂。

  红拂一死,李靖的心也跟着死了。九年后,他也随红拂去了。

  虬髯客攻下扶桑国后,并无下文交代。至此,关于“风尘三侠”的一段爱情与友情的往事终告结束。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