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

无处逃亡的爱情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鬼故事大全网

什么时候开始慢慢地忘记你怀抱的温暖,当我一个人瑟缩地走在北方的天时,南方的你,是否和我一样在冰冷的里哭泣?

十七岁时,我了情,地,期待地,地打造属于两个人的城堡。

初恋的滋味,仿佛橘子,甘甜却酸涩。

的哈尔滨,遍地的白,遍地的冰凌,遍地的清冷,然而,那年的,我的世界却充满了阳光,暖暖的,甜甜的。

那天,那个叫啸天的男生硬往我手里塞了一张纸条,我生气的丢给他,跑开了。

那时,我的心里装满了临班一个男孩的影子,虽然,他不知道。( 网:www.sanwen.net )

从啸天给我塞纸条的那天起,每天,我都会在自己课桌的抽屉里找到一个苹果,上面贴着太阳的笑脸。当我收到第二十三个的时候,我告诉他,我可以了。我懂得,我等不了了。

操场上,他拥我入怀,而我早已泪流满面。

其实,他早知道,我去找过那个临班男孩,而我却不知道,在那个男孩冷漠地转身时,他却拽住他,狠狠地给了他一拳。那天,我的世界一片的凌乱,一片的狼藉。

第二天,我就告诉了他,我答应你,做你的女。

寒气逼人的冬天,我的世界却充满了阳光的味道。

和啸天开始的第四天,他送我一副情侣手套,可爱的黑白猪,正如我们的单纯。每天,他都会牵着我的手,送我回家,看我消失,然后怅然,不舍的离开。

我站在阳台,看着他单薄却帅气的身影,突然,感觉心底潮潮的,不懂会不会有一天,我们也会这样,无耐于分别,无奈于放手,无奈于眼泪。

啸天给了我属于那个年纪应有的甜蜜和,和。我们一起哭,一起笑,一起憧憬,一起。他告诉说我,当我为那个男孩魂牵绕的时候,他心疼却不敢走近,不敢闯入,不敢追逐。他害怕,自己的会给我另一个负担,他不想。

那天,我给了他自己的初吻。他的唇软软的,缠绵而温柔地将我征服,我想,初恋的滋味大概也就是这样吧。

我的泪淌在他的肩上,刻下的回忆,甜蜜而沉重的瞬间。

一起去逛街,他拉着我的手,来到薇薇新娘的婚纱店,店里的小姐礼貌地向我们问好,却不问我们喜欢什么款式什么颜色,我们,也仅仅是两个没长大的。我知道,为他披上婚纱的那一天还很遥远,遥远的没有力气却,却追逐。

那里的婚纱,白的刺眼,美得晕眩。

“啸天,以后你娶我回家,我给你生宝宝,好不好?”从婚纱店走出来,我问他。

“嗯,到时候,我每天给你做好吃的,把你养得胖胖的。”

“我才不要,你就不要我了。”

“不会的,我会爱你,真的,相信我。”他停下,很认真的告诉我。把我的手攥治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得更紧了。我能感觉到他手掌的温度,在冬日清冷的街头给我温暖。现在忆起,恍如隔世。

还是逃不掉的分离,在枫叶飘落的季节,一如我们笑靥如花的。

当我坐在列车上,看着啸天站在窗外不停地抽烟时,看着他拼命追逐渐行渐远的火车时,我的世界一片的黯然。从此不再回去,那样的冬天,那样的恋情,那样的幸福。告别是为了信守还是为了另一个开始?我的爱情,是否要清零从头再来?

终于还是信了,初恋是一道明媚的伤,刺眼而醒目。那天,啸天发短信告诉我,有一个喜欢他,她太柔弱,他不忍心她自己……没看完,我便泪如下。

“好好爱她,再见。”

之后,我的生活回到了一个人的,的不再有,有寄托,有期待。和啸天分手的那年冬天我没回家,我害怕自己瑟缩地走在街头的时候会回忆,会,会哭泣。那样的话,我宁可不要。

我编了一个谎话,告诉我妈可能要打工,回不了家。她说,诺诺,不管发生什么,。一瞬间,我泪如雨下。匆匆挂了电话,不敢再听到她的身音。

我知道,她也许猜到了我和啸天的事情,一开始她极力反对的事,到现在却落得些许的悲哀和无奈。为了自己的女儿,那晚给我通完电话后,她去找了啸天。

第二天,我在邮箱里发现了啸天的邮件。

“诺诺,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我真的爱过你,你知道吗,从见到你的第一天起我就喜欢你了,而当我发现你喜欢隔壁班那个男生的时候,心里真的好疼。我发誓一定要告诉你,呵护你,不让别人欺负你。

那天,你约那个男生去操场上,我也跟去了,只是没让你发现,当我看到你哭而他却不以为然的时候,我生气的拽住丢下你跑掉的他,狠狠地打了他,这些你都不知道。当时我就想走,抱住你给你温暖,可是我不敢,我害怕你还是拒绝。

你还记得我给你的苹果吗,我贿赂你的好朋友让她告诉我你喜欢吃什么,她说苹果,于是,我都会在你不注意的时候,把苹果塞到你的抽屉里,贴上笑脸,好想你每天快乐,永远没有眼泪。

对不起,我还是办不到。

当你离开我后,我才发现,没有你的日子,真的好。

那个女孩叫洋洋,很活泼很单纯,我喜欢她的眼睛,每次看到她,就仿佛有你在身边,我不知道,自己在乎的是她还是你的影子,当我真正陷进去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伤了她,她在宿舍呆了三天没去上课,她同学告诉我,她没吃一顿饭,我知道,她在乎我,而我。。。

诺诺,曾经的一切,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就算我们都老了,如果你还记得我,我仍会告诉你,诺诺,我喜欢你。只是,只是,对不起,不能陪着你到老,对不起。

你妈找了我,说了好多,我知道她是为你好,她说让我劝劝你,放假回家,她等着你。

祝你幸福。”

啸天

时光不会因我的留恋而倦怠,那些年少癫痫病的初期症状轻狂的爱恋,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坚硬,堆积,渐渐的在心底,我只能站在远处,或愉悦或忧伤的看着这一切,不能回转。

我努力的忘记,把那年的冬天,那年的誓言忘记,然而仍会在没有人的街头任肆意的飘荡,寻找栖息的地方。

认识枫时,我只有二十岁,在南方的一所大学,过着单调而无聊的生活。

原以为日子就这样,划过无痕地溜走,不留下任何的涟漪和回忆,然而,四年后,当我拎着行李离开承载着自己青涩和的城市的时候,我才发现,这道伤,即使离开,即使不再来,即使经历轮转,依旧会清晰如昨,每次忆起便会心扉。

不懂得,所有的偶然,真的是一种巧合,还是前世早已安排的姻缘。

为了打发和忘记伤痛,我找了一份兼职,在一个广告公司做文员,而枫是那家公司的老板。

在我的印象里,他是一成不变的男人,每天西装革履,却干净利落。不曾见过他笑,只是在开员工例会的时候,偶尔说一句玩笑。然而,我却渐渐的迷恋上这个不苟言笑的男人,他和啸天不同,却让我感到踏实的温暖。

那时,我的世界满是,全然忘记了自己还有力气寻找另一份爱情,而他,却在跟我一起加班到第四十二天的时候,告诉我,他中了我的毒,无药可救。

从那时候,我才知道,为什么每次路过他的办公室,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为什么他总是在我加班的时候为我悄悄递上一杯咖啡,为什么他总是等着我忙完送我回学校。如果可以,我会从啸天的生活里走出来,不再回去,不再遗憾,不再千回百转,然而,枫告诉我,诺诺,我了。

那一刻,我的世界一片苍白。

“对不起,我爱你”

我回到学校之后,收到了枫的短信。

那晚,我彻夜难眠。

周六的时候,他放我假,开车带我去了郊外。

他俩是大学同学,毕业后结婚,现在她在家做全职太太,我知道,以枫的实力,根本用不着他老婆在外面打拼。他说,原以为一辈子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了,直到那天遇到了我。

从来不曾相信有王子公主的爱情,今天,我却憧憬着自己是城堡里的女主人。

我没有答应他,只是告诉他,好好地爱他的妻子。说这些的时候,我背过身去,不让他看到我的眼泪。

我了,那天从他们公司出来,我怅然而空洞地在街上游荡。

第一次,我来到了酒吧买醉,为我逝去的爱情,和还未来得及开始的爱情,为啸天,为枫,为自己。

他疯狂地打我的手机,我一次次挂断,为他给我留下的伤,最后一次,我关了机。

醒来时,却忘了之前所有的事。枫趴在我的床边,像个熟睡的孩子。看着陌生的一切,我泪如泉涌。多少次,在梦里见过这样的一个家,温馨,。然而,一觉醒来,也只是路过。

我抚摸着他的头发,如果他是我的,该多好,该多好。襄阳治癫痫病医院?

“诺诺,我求求你,对自己好一点,我心疼,你知道吗?”

枫醒来,拉着我的手,一脸的怜惜。而我,没有拒绝。

我知道我爱他,可也知道,如果爱下去,将是怎样的坎坷和伤痛,累到无力时,是否还有他在身旁守候,等他妻子用鄙夷的眼光,上下打量我的时候,他又会搂住谁的肩膀?

最终,我还是没有抵住诱惑,那直抵心间清晰而鲜明的诱惑。我承认,自己还是懦弱的不懂一个活,当我真正的拥有他的时候,却有隐隐的伤痛。我的爱,就这样,让我心甘情愿的掉进一个温柔的陷阱。如慢性毒药,慢慢的苍老容颜。

二十二岁生日那天晚上,我把自己最后一点值得珍惜的东西交给了他。那天,枫温柔而狂野地将我征服。当他细长的手指滑过我的身体,我的皮肤的时候,我的世界一片的茫然。我看到了啸天,那个在十七岁时给我,却把我一生的爱情都毁了的男生,他无言的站在旁边,没有任何表情地看着我。我的泪,不再有他给我拭去。

激情过后,枫怜惜的抱着我,像抱着一个不满三岁大的孩子。他说,对不起,不能给我。我知道,他能给的也只是背着他的妻子,想我。这够了吧,我的爱情开始卑微。

大四,我开始了,开始了奔波,开始面对即将到来的迷茫。或许,是因为真的懂了现实,懂了无情,有时,我会歇斯底里地冲他喊叫,为何当初要爱上,为何一路上如此疲惫,为何在冰冷的夜里,他却陪在另一个身边。枫站在墙角,一个人默默地抽烟,升起的烟圈就像我们交结的灵魂,轻轻一吹,灰飞烟灭。

快毕业的时候,枫尽量的抽出时间陪我,他开着车,带我走遍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我知道,他想让我留恋的不忍离开,即使不是为了他,而留下。于我,每一个街角都是一道伤,直抵心间,疼痛难忍。

“诺诺,今天来我公司一趟,我有事”

当我疲惫地躺在宿舍的床上时,看到了枫的短信。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拨了啸天的电话。

“喂,你好,啸天现在不在,你有什么事吗?”

一个女孩的声音。温柔而幸福的声音。我知道,从始至终我都在嫉妒她,虽然不曾见过。啸天说,不要怪她,然而,我还是恨了,整整恨了四年。

我没说话,匆匆的挂了电话,抱着被子,在空荡凌乱的宿舍,肆无忌惮地哭了。多少次告诉自己,忘记,忘记,可是,还是做不到。啸天,枫,就这样纠结在我的灵魂深处,无处逃亡。

哭过之后,我洗了把脸,化了淡妆,到了枫的公司。

我想这个地方是应该忘记的。因此,从辞职那天起,我便不曾来过。

枫的办公室好像又重新装修过,气派而明亮。

“诺诺,你今天好漂亮”

他站起来,拉上窗帘,从后面抱住我。现在是午休时间,他无所顾忌。

我轻轻地一笑,推开他的手,转过身问他有什么事。

他诧异地看癫痫病局灶型吃什么药好着我,仿佛不明白我的漠然。

“没什么,只是,只是……”

我知道,我还是爱他的,我害怕他的一句话,便能将我击碎,碎地遍地的凄凉。于是,我故意的让自己装出毫不在乎的样子。

“有什么就说吧,我下午还有事,你快点吧。”

“诺诺,我给你买了套房子,毕业了就留在我的公司,我给你想要的一切,除了婚姻。”

我想,如果我爱他,我会答应他,可是,我还是拒绝了。“除了婚姻”,他知道,我最渴望的就是一个家,而他无能为力。

我强忍着不让泪淌下,可还是不争气的哭了。我倒在他的怀里,像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孩子。枫紧紧地抱着我,我们的世界开始窒息。

爱到无力时,是否就该放弃?

那天之后,枫很少来找我,我想他可能已经猜到了结局,只是不敢去面对。当所有的同学都在四处乱转的投简历的时候,我却躲在宿舍的床上,抱着厚厚的,直到看着流泪。那样而温馨的爱情,大概也只有出现在小说里了。

“诺诺,我真羡慕你,认识公司的大老板,不用为生活奔波了。”舍友鑫刚从外面面试回来。前几次面试都石沉大海,这次不懂怎样。

我没说话,只是笑了笑,带着讽刺,带着,带着自嘲。

他们都以为,我的生活有了退路,可以跟着枫,每个月得大把的生活费,不用过朝九晚五的生活,不用为生计奔波。而我,从没告诉任何人,办完离校手续的第二天,我就回北方的城市。这里早已伤痕累累,如果待下去,便会遍体鳞伤,无处疗养。

南方的六月,早已热气逼人。我拎着箱子,没落的走在校道上。最后一次看遍花开的绚烂,花落的凄凉。再见,我的大学,我的青,我的爱情。

我没有向枫告别,没有承诺,便无需负担。他没有理由承受我的伤痛,即使,两年前的某天,他便开始慢慢我的灵魂。

不懂得,回去了是否还是一样无处躲藏。啸天,他会不会发过来喜帖,让我去参加他和她的,而我,是否要在洗手间擦干眼泪之后,深吸一口气走出去,告诉他们,祝你们幸福,然后看着幸福的她,任泪水肆意。

繁华落尽,遍地凄然。

把行李放好之后,我趴在列车的床铺上,看着窗外华灯初上,突然有种莫名的。这座承载着我四年的城市,到头来,还是没能让我一脸粲然地离开,谁的错?

“诺诺,在学校吗,等着我,我去接你,我有好消息告诉你,我和她了,我要你做我的新娘,等着我!”

刚睡着,手机便响起。枫的电话,而我的世界一片的空白。

,当我一个人游走在北方冰冷的冬天时,南方的你,是否能感受到我的寒冷?

回到家一个月零三天后,我收到了啸天的喜帖,他们结婚的日子,是十一月二十五号,那天,那个叫啸天的男生塞给我一张纸条……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